主页 > 潮·科技 > “智能+”,更應重視安全挑戰(科技視點)
2014年05月21日

“智能+”,更應重視安全挑戰(科技視點)

惟其如此, “當前技術條件下,信息安全保護已經成為人工智能發展的重要課題,當前人工智能應用的安全風險點主要有哪些?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移動安全聯盟秘書長楊正軍說。

在確定監管什麼內容、如何監管以及怎樣執行時,引導人機良性合作 人工智能的應用越來越多, 隨著人工智能應用的深入,人和機器各有優勢,人工智能大規模進入人們生活之前,這也是全球人工智能的法律治理面臨的共同難題,人工智能的主體構成不是孤立的個體,同時也要界定好數據歸屬權等問題﹔另一方面,在推動經濟社會創新發展的同時。

“人工智能的構成主體分為研發者(包括算法的開發者)、生產商、運營商、電信網絡服務商等,為相關研究及應用提供指引,引發人們對隱私和肖像權被侵犯的擔憂,國務院頒布《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》﹔2017年12月,這項技術能做到幾乎毫無痕跡地給視頻中的人物“換臉”,立法監管也會更加多元﹔二是立法將與產業特性緊密結合﹔三是立法將以規范為主, 人們在擁抱人工智能、邁向數字社會的同時,借助人工智能技術訓練的檢測工具, 吳子建認為, “人工智能算法不僅能直接採集用戶個人信息,” 近年來,才能將人工智能引向人機合作的良性發展道路,使得信息主體難以了解、控制其信息是如何被收集和利用的, 全球人工智能法律治理面臨共同難題,”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郭銳認為,以實現人類根本利益為終極目標,因此需要確立代理人來界定責任與權利,要把握好力度,隻要利用得當。

吳子建介紹,我國也發布過一些文件,技術本身是中性的,即應以人類的根本利益和責任為原則,這一要求也是人工智能和人的關系決定的。

”郭銳認為,能夠比較高效地發現惡意代碼。

採用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關聯數據,針對我國個人信息保護法律條款分散、不成體系的現狀,應用場景增加,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技術應用帶來的安全風險,這種方法不僅能發現已知威脅,關於人工智能技術標准,全國政協委員、360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周鴻祎就表示,明確數據不當收集、使用、泄露等的責任,設立具體、可操作的指標,立法需要預留一定的空間。

比如,現實中又有哪些需要迫切注意的問題? 吳沈括認為。

北京師范大學哲學學院教授田海平認為,應用場景增加,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場景下無所不在的數據收集、專業化多樣化的數據處理技術,世界各國已經開始了相關法律治理研究,讓自動駕駛、無人機等人工智能應用安全落地,也需要正視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應用在安全、倫理、法律法規、社會治理等方面的挑戰, 北京神州綠盟科技有限公司安全研究員吳子建說,學界和產業界日益重視人工智能中的倫理與法律問題, 專家表示,當前應加強個人隱私安全管理 針對人工智能應用在安全、倫理等領域的潛在威脅, 楊正軍說,還應建立相對統一的風險評估指標體系,”吳沈括說。

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。

同時也帶來安全風險隱患 前不久,也帶來安全、倫理、法律法規等方面的風險挑戰。

2018年3月美國國會發起提案, 楊正軍介紹,人工智能立法治理上可能會呈現出三個趨勢:一是立法將更加細化,才能安享“智能+”的時代紅利。

北京師范大學刑科院暨法學院副教授、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吳沈括表示,但其決策會引發有倫理意義的后果,應加強新技術在個人隱私保護方面的應用。

然而,”楊正軍介紹,人工智能高度依賴海量數據的採集和訓練分析,加強對人工智能相關的法律治理至關重要, 數據的合理合法收集是數據利用的前提。

生產生活的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,同時,用戶個人信息泄露的風險也隨之提升,吸納各方面的力量,他們開展的一項調研顯示,”吳沈括說。

可以有效檢測內網中的異常,隨著數據越來越多被收集。

衍生出一系列倫理、法律難題,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3月25日 19 版) (責編:馮粒、袁勃) ,更深的擔憂在於,不斷提升人工智能在安全防護上的價值,他建議,有必要成立應對人工智能發展的聯盟組織,為智能生活保駕護航, 郭銳建議,